banner1
反而是在丢人现眼
2018-09-09 17:3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至于说此番“行为艺术”,意在传承“唐宋遗风”,恐怕是一厢情愿的梦呓。文化名人的后代梦想传承先祖荣光,发扬传统文化,当然不是坏事。但关键是,他们要有足够的文化支撑,否则这样的文化活动只是浮在水上的一层油——花哨虚浮而散发出强烈的文化酸腐气。唐宋八大家文起八代之衰,人品文品皆为世所称,然而其“后人”的确很是一般。如这几位“后人”中,韩愈的第37代孙韩作海只是一家印刷厂老板,而苏辙的27代孙苏青龙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……这无不给人以“一代不如一代”的观感。

文化名人的后代欲要延续先祖的文化遗产,显然不是简单地身穿汉服,搞集资建个网站就能奏效。不客气地说,这样的文化活动,与其说是拯救传统文化,不如说是一种文化噱头。显然,文化不是噱头,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精华的浓缩,它融入人们的血液里代代相传。传承“文化血脉”有着特定的文化路径,扛着祖先的文化大旗招摇过街,非但没能为先祖的荣光锦上添花,反而是在丢人现眼,辱没先祖的文化尊严。

说到底,这些“后人”此番“行为艺术”,无关文化传承,只是一种文化虚荣心理的现实投影。所谓“文化传承”,只是为满足一己私欲的一个比较体面的道具而已。当然,这样的“行为艺术”确乎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,但这更多地只是关注事件本身,于演员与观众而言,更多是一种自娱自乐。而从“关注事件”到“关注唐诗宋词”,无疑还有很长的距离。毕竟,走进诗词是一个心动的过程,需要我们慢下脚步、放松心情、凝神静思,于吟诵玩味中才能感悟其中的美妙与韵味。这显然是喧嚣的围观所难以承载的。

在当下这个“拼爹”的时代,这几个唐宋八大家“后人”的行为,自然易使人引发“拼爹”的遐想——显然,“拼爹”既不仅局限于“爹”,也不局限于活着的人,但凡有为后辈可资依傍的权力和资源,都是后辈比拼的对象;甚至,“拼爹”也不局限血缘关系,倘若没有“亲爹”可以依傍,那么也可创造条件拼拼“干爹”。

依此“拼爹”路径,拼拼祖宗自然也名正言顺的。说起来,这招已不新鲜,阿q就经常这么干,且屡试不爽,“我们先前——比你阔得多啦!你算是什么东西!”阿q的祖上是否阔过,实在无从考究。不过,这也为一些人提供了一个有益启示,即与“拼干爹”一样,也是可以创造条件找个“祖宗”来拼拼的。比如,这几个唐宋八大家“后人”中,有的连自己都不敢确证自己真的是“八大家”的直系后人,只不过是从某个家谱的故纸堆里,看到一张唐宋八大家的名录或画像,就幻想着自己身上“有一滴从历史深处那座千年书香门第里流淌出来的血”。

当然,这些“后人”未必就是在“拼祖宗”,但在头衔满天飞和拼爹魅影重重的背景下,“唐宋八大家后人”,在一定程度上确能让人获得一种简单的自豪感,尤其是社会认同感。同样,尽管不能说这些“名人后代”借助祖宗造势进而谋取现实利益,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种文化名人后代的身份无疑也是一种潜在的财富。毕竟在一个身份制社会里,身份是分享社会权益、获取社会资源的重要依据和争夺场所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ubellezamundo.com新疆斗地主游戏大全,新疆斗地主游戏大全,斗地主小游戏排行榜版权所有